英特尔俩前员工“搭伙”创业,公司要IPO了,其中一个竟突然离去……

2021-12-29 08:37:15 文章来源:网络

又一家亏损企业踏上了IPO之路。

近日,上交所官网显示,星环信息科技(上海)**份有限公司(下称“星环科技”)递交了申报稿,计划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及主承销商为中金公司。

本次申请上市,公司拟募集资金19.61亿元,投入到大数据与云基础**建设项目、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建设项目、数据开发与智能分析工具**研发项目等的建设。

IPO日报注意到,星环科技在报告期内的**有所增长,但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即便如此,公司仍颇受资本方的青睐,2018年至今引入了多位外部投资者,“身价”不断上**。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创始人IPO前夕离职

2013年,孙元浩、范晶等共同设立了星环有限(公司的前身),其中自然人范晶的**份实际上是代范磊所持有(设立之时,范晶以300万元认缴了30%的注册资本)。

据了解,2013 年初,孙元浩与范磊两人协商共同创办星环有限,因范磊彼时仍任职于英特尔且英特尔关于员工对外投资及**情况报备程序过于繁冗,为尽快成立公司开展业务经营,范磊指定了范晶代为出资并持有公司的**权。2015年,前述**权代持关系解除。

双方的“缘分”或早已开始。

根据**资料,除了范磊曾任职于英特尔外,孙元浩也“出身”于英特尔,具体是自2003年7月至2013年5月曾任英特尔数据中心**部亚太区CTO。除了孙元浩跟范磊以外,公司目前的董事、副总裁吕程、朱珺辰,监事、副总裁刘汪根等人,均有过在英特尔就职的工作经历。

截至目前,星环科技的控****东及实际控制人系孙元浩。

另外,孙元浩还与范磊、吕程、佘晖及赞星投资中心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确认自2019年1月起,范磊等将作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截至招**书签署日,孙元浩直接持有星环科技12.32%的**份,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赞星投资中心持有8.3167%的**份;孙元浩之一致行动人范磊、吕程、佘晖分别持**6.7%、1.68%、0.96%。因此,孙元浩合计控制公司29.97%**份。

在公司人员变动方面,引起IPO日报关注的是一位创始人的突然离职。

据披露,范磊在本次发行前持有606.86万****份,占公司总**本的6.7 %。作为星环科技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之一,范磊曾担任公司员工和董事职位。不过,其从2020年11月起突然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随后在2021年5月从公司离职。

那么,身为联合创始人的范磊,为何选择在公司IPO前夕的关键时刻离开?

还需指出的是,虽然范磊已离职,但其并未转让自身的**份,目前仍系星环科技的大**东和公司实控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

业绩亏损

**信息显示,星环科技是一家大数据基础**开发商,围绕数据的集成、存储、治理、建 模、分析、挖掘和流通等数据全生命周期提供基础**及服务。

公司主要提供**括**产品与技术服务(主要销售公司****并提供相关配套技术服务);应用与解决方案(提供大数据存储、处理以及分析等相关场景下的咨询、数据治理、定制开发等解决方案);软**一体产品及服务(系大数据一体机**件等**件产品销售,配套销售公司相关**产品或服务)等。

根据申报稿,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星环科技实现营业**1.13亿元、1.74亿元、2.6亿元、8255.6万元,其中**产品与技术服务在报告期内给公司贡献了75%以上的主营业务**。

另一边,公司近年来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报告期内,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39亿元、-2.11亿元、-1.84亿元、-1.48亿元,三年半的时间累计亏损了6.83亿元;截至2021年6月末,星环科技的累计未弥补亏损为3.2亿元。

记者翻阅**报后发现,星环科技的亏损,与其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增长的增加不无关系。

据披露,公司的销售费用由2018年的9018.96万元上升至2020年的1.55亿元,且2021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率达到106.76%;与此同时,星环科技在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568.18万元、1.09亿元、1.09亿元、5907.79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66.89%、62.66%、42.11%、71.56%。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公司预计未弥补亏损将继续扩大,并将面临未来一定期间无法盈利或无法进行利润分配的风险。”星环科技说。

受上述因素等的影响,公司在报告期内的经营**现金流也持续为负。

2018 年至2020年及2021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3亿元、-2.01亿元、-1.91亿元、-1.69亿元。

“隐形”的对赌

公司在报告期内开展了多次的**权转让和增资事宜,以此引入了数位外部投资者。

例如,2019年4月,TCL以500万元认缴了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1.34万元;2020年11月,晶凯艺赢、厦门新鼎、中金澔晨等机构通过受让**权方式入**了公司;同年12月,星环有限整体变更为**份有限公司,国科瑞华、青岛新鼎、创业接力等在其**改完成的当月便通过增资入**,经IPO日报**略计算,此次增资对应公司的投后估值约46亿元。

IPO日报还注意到,在引入外部**东时,星环科技曾签订了对赌协议。

2020年12月,公司及孙元浩、范磊、吕程等创始**东曾与三峡金石、产业基金、长江合志等多位外部投资者签订了对赌协议,就相关投资人**东特殊权利条款的情形进行了约定;2021年6月,各方签署了终止协议,表示此前约定的对赌条款等特殊权利条款于本次发行上市申请获得受理之日起终止。

不过,各方还与同一时间签订了终止协议的补充协议,约定若发生公司的上市申请被否决、公司自行撤回申报材料、自本次上市申报获得正式受理之日起十八个月内未收到批准、未在批文的有效期内完成****的发行并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等情形时,则前述投资人**东的回购权**执行。

也就是说,若星环科技此次IPO不成,则彼时的对赌协议将“**灰复燃”。

申报稿指出,对赌协议将在星环科技IPO未能成行后**执行,并由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云友投资承担相关责任,但也特别强调了星环科技不再作为被**执行的回购权项下的责任方承担各项相关义务及责任。

“发行人不作为该等可**回购权项下的义务承担主体或回购权相关机制触发后潜在不利后果的承担方;不存在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的约定;不与发行人市值挂钩;不存在严重影响发行人持续经营能力或者其他严重影响投资者权益的情形。”星环科技表示。

来源:国际金融报

2021年接诉即办工作进一步深化,据市民服务热线统计,通过“每月一题”,从1月至11月,本市558个老旧小区纳入改造计划。老旧小区改造**大的难点是什么?北京除了老旧小区还有大量的平房胡同,平房院落的提升改造又推进得怎样?旧改中哪些细节需要特别注意?这些问题直接关乎居民生活的幸福感。时至年末,记者通过走访复盘这一年的相关工作,在寻找答案时也发现了不少令人惊喜的故事。

住总小区外扩式抗震加固改造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魏家胡同40号院在改造中更换了新管线。

楼房改造“暂离”动员难度大

开车拉着耄耋老人去租房

2021年,从1月到11月,本市558个老旧小区纳入了改造计划。记者走访发现,一些老旧小区的综合改造已经完成,还有一些小区的改造仍在进行当中。各街道谈起相关工作,都说难度**大的并不是施工本身,而是前期工作:综合民意制定改造方案、想尽办法为居民解决改造过程中遇到的难题,这些综合到一起,历时甚至比施工本身还要长。

朝阳区小关街道住总小区的改造计划正在实施当中,这个小区的前期工作历时五六个月才圆满完成。记者从小关街道了解到,住总小区建设于上世纪70年代,**大的问题是楼房结构已不满足抗震需求,所以改造**含抗震加固。街道考虑到这里户型普遍较小,一般工艺可能会进一步缩小房屋使用面积,所以外扩式加固更为合适,不仅满足了抗震需求,还能让使用面积有所增加。计划得到了居民们的支持,但这种改造方式在实施中需要居民暂时搬离,待施工完成后才能搬回来,这又让不少人打了退堂鼓。“200户居民就可能有200种困难,都解决了才算迈过了老旧小区改造的**道门槛”。

“租房这种事,老人大多不熟悉,我们得有当子**的心。”小关街道城市管理办公室主任魏倩介绍,小区里老年人比例高,找房搬家老人是**抵触的,牵扯大量时间和**力,尤其是子**不在身边的,甚至连租房合同都看不明白。比如张**士84岁了,腿脚不便,出不了远门,老伴儿86岁,虽然行动没问题,但是老人耳朵背,很难和外人交流。

当得知二老子**不在身边自行找房困难时,街道工作人员便上网帮忙找房。“考虑到老人的身体情况,房源必须满足很多条件,既要离**院近,还要离菜市场近,**好还在我们街道辖区,有事儿能随时照应。”魏倩说,看好房源后,她便开着车带二老一处一处去看,看了6处,终于比对出了他们心仪的暂居之所。

街道按照**高**为居民协调了周转费,但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又出现了。当年单位分房时,小区里出现了不少合居的住户,原本房屋面积不大,按平米数一折算,周转费还是不够合居居民在外租房的。于是小关街道“吹哨”朝阳区房管局来“报到”。区房管局职能科室协调各中介单位,尽**大限度为居民提供折扣,再度化解了问题。居民反馈说,一些中介不仅一再减免服务费,考虑到老旧小区改造施工有可能提前完成,还和居民签订了提前退租免责协议,心里更踏实了。

住总小区的改造不仅要抗震加固,还**括楼顶重新做防水。根据施工需要,顶层居民不仅人要搬走,屋内家具也不能留,这么多家具去哪儿暂存呢?魏倩说:“难题一个接一个,好在**终都有了妥善的解决办法。”在社区积极协调下,顶层居民搬不走的家具被分摊,暂存在了楼下各居民的家里,没搬出楼便解决了难题。

平房改造 一院一策量身定制

墙上打颗钉子都得打招呼

北京城里,除了老旧小区多,平房胡同多也是一大特色。平房院落的居民希望改善居住条件的呼声更迫切。以东城区景山街道为例,统计显示辖区内平房区占比超过80%。记者从景山街道了解到,平房区的改造可以通过“**丽小院”的项目来实现,景山街道该项目已推进两年,目前惠及辖区内24个平房院。

12月24日,记者走访了魏家胡同40号院、汪芝麻胡同35号院等多个已改造完成的院落。对比这些“**丽小院”,相同之处是院落的空间宽敞了,再不见要侧身才能通过的羊肠小道。景山街道城市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刘楠告诉记者,大杂院里空间小、临时建筑多是普遍问题,所以在改造过程中,重中之重是打通这些院落的生命通道。“平房区老年人多,遇见火灾,居民得跑得出去;老人突发疾病,**用担架得抬得进来。”

“除了统一的要求,每个院落改造中的细节可是大有不同。”刘楠说,结合市民服务热线的居民诉求以及社区前期摸排,选定改造的目标院落不难,难点在于选定了多个院落后,从改造的方式到院落里的每一处细节,都要根据居民的意愿来量身打造。“改10个院子,就得有10套个**化的方案,各方的意见都得平衡好。”

记者对比魏家胡同40号院和汪芝麻胡同35号院的改造细节,从院门就有明显的区别。魏家胡同40号院门前原本有4级高台阶,老人进出多有不便,于是施工单位特意增加了无障碍坡道。而汪芝麻胡同35号院进出院门没有台阶,不需要坡道。麻烦在于院落的这一道“如意门”如何改,居民众口难调。有居民提出门槛需要拆除,方便轮椅、自行车进出;有居民说不能拆,门槛与门框、门墩连成一体,拆除破坏**太大,看着心疼。

京诚集团景山房管公司工作人员王昭说,**终他们和施工单位一起想办法,把居民意见折中,在保留门框、门墩的前提下,砍掉了破旧的老门槛,然后为院门定制一条可以方便拆卸的门槛,平时拆了门槛方便轮椅和自行车出入,下雨时装上门槛,挡得住积水。

类似的细节还有很多,王昭介绍,魏家胡同40号院进门后有一处台阶,有居民希望在这里加一盏路灯,免得台阶绊倒晚间出行的居民,可也有居民说灯太亮,会影响旁边几户居民休息。于是他们上网找了好几十种灯具,**终选定了一盏15瓦的太阳能路灯,平衡了各方的意见。

“居民对于老房子的一砖一瓦都有感情,也因此加大了施工难度。”施工现场负责人张治才说,魏家胡同40号院在改造前有着严重的管线堵塞问题,过去平房的管线都是瓦楞管,而且是污水雨水不分的。在这次改造过程中,不仅要换成PVC管,还要做到雨污分离。管线增多,空间有限,有些管子要贴着墙根走,很多居民便有顾虑,担心施工破坏**大。他们就得跟居民做工作,制定破坏****小的方案:施工中不使用机械设备,必须要人工一点点“扣着缝”走线,绝不能损伤一砖一瓦。“别说是碰坏墙壁了,就是在墙上打个钉子都得跟居民提前打招呼才行。”

明年推进 拆除违建引入物业

改造有“面子”更要看“里子”

年底,小关街道已经开始为明年迎接住总小区的居民回家做准备,景山街道也忙着推进2022年10个“**丽小院”改造的计划。谈起明年的改造工作,有更多街道表示,改造计划中不只有看得见摸得着的老旧设施改造,还有很多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都要改,有里儿有面儿,才能称得上是综合**改造。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就是指在改造过程中,同时解决历史遗留难题,从而保障改造成果历**常新。

丰台区东铁匠营街道横一条小区的老旧小区改造计划要到2022年才正式启动,但在2021年,属地街道已经开始为此做准备,横一条小区有太多的历史遗留问题需要在这次改造中一并解决。

东铁匠营街道城管科负责人李梦文介绍,横一条小区始建于上世纪80年代初,目前小区共有居民楼24栋,常住居民1644户。相比楼内基础设施老化的问题,小区公共区域的问题更严重。路面破损、私搭乱建、停车困难、垃圾分类滞后,这些**后都需要政府兜底。过去与这些问题相关的居民投诉接连不断,直到今年属地街道加大了治理力度,才把投诉率逐渐降了下来。

这些问题的由来与小区的历史密不可分。该小区的产权单位多达9家,产权单位各管各的楼,小区没有统一物业,造成了公共区域的失管。如果带着这些老问题进行老旧小区改造,物业管理的机制没有理顺,不但很多图纸上的计划没法实现,还会造成改造后老问题反弹,改造成果很快又被破坏了。

李梦文说,在今年的前期准备中,街道、社区和小区居民做了大量的动员解释工作,首先要彻底拆除楼院内历史遗留的违建。通过宣传法律知识、和居民描绘老旧小区改造后横一条小区的新面貌,这项工作得到了绝大多数居民的支持。从今年6月到10月,小区内共拆除违建90余处。在违建拆除后,小区的地砖重新铺设,并简单施划了一些停车位,这些工作赢得了居民的信任和支持,为明年旧改的正式启动奠定了基础。

记者从东铁匠营街道了解到,属地街道正对接首华集团,并协调小区涉及的各家产权单位,为引入社会化物业服务管理做打算,从根本上解决失管难题。本报记者 景一鸣

来源:北京日报

上一篇:英特尔俩前员工“搭伙”创业,公司要IPO了,其中一个竟突然离去……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东营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