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资讯 >

關于泰緬“死亡鐵路”不能忘卻的紀念

时间:2020-11-21 20:20:04
核心提示:关于泰姆恩“死亡铁路”的难忘的纪念“Motion-”的汽笛声响彻北碧府上空,小火车头嚎叫着缓缓穿过古老的铁轨桥。北碧府位于泰国首都曼谷西...

关于泰姆恩“死亡铁路”的难忘的纪念

“Motion-”的汽笛声响彻北碧府上空,小火车头嚎叫着缓缓穿过古老的铁轨桥。

北碧府位于泰国首都曼谷西北100多公里的嵩山骏爵,外接米翁,溪河穿城而过。

这座横跨界首河的铁路桥上,至今还有机车经过。在没有机车通行的时候,人们可以在桥上穿行。

20世纪和50年代,英国著名的诗歌。大卫·里昂的战争历史诗。《桂江之桥》因揭露日本国主暴行而获得众多奥斯卡奖,位于北碧府的桂江之桥也因此声名鹊起。

1942年6月,为缓解海上补给线短缺问题,日本军队强行征用了6万多名同盟军战俘和30多万名东部阿罗人,在泰缅边境的斯旺山中修建了一条长约415公里的铁路。

这项工程与泰国同时启动,原计划7年,但在日本军队的严酷威慑下,17个月才完工。在桂溪河的两侧山坡上,对蜂严格,约有10.6万人居住,这条铁路也是瘟疫流行的温床。此外,这条铁路被蜜蜂称为“死亡铁路”。

溪河大桥就是“死亡铁路”最著名的一段。

桂河大桥附近的同盟军墓园,芳草萋萋,墓内掩埋着约1750名同盟军战俘的骨灰。死者年龄超过20岁,很多骨灰只剩下被撕裂的身体。几十年来,许多澳大利亚、英国等国的战俘或其后代来此吊唁。其中,澳大利亚人特里·曼塔选择留下。

曼塔说,他的父亲就是当年的战俘,在爪哇被俘后送到北部碧府参与修建铁路。

“一开始是想看看父亲发生了什么,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人来寻找答案。”

同样是澳大利亚人的罗德·贝蒂因为好奇来到了北碧府。他独自一人热火朝天,寻找所有关于“死路一条”的信息。2003年,贝蒂在盟军陵园旁成立博物馆--“死亡铁路”和泰姆温铁路研究中心,上传了对“死亡铁路”20多年的研究成果。

现在曼塔就是这个死亡铁路博物馆。已经在这里工作了15年。他介绍,每年约有7.5万人来北碧府观看“死亡铁路”博物馆,他接待了许多战俘及其后代。“有些战俘会选择回来,有些战俘则永远不愿回来。”

曼塔说,随着在世的战俘越来越少,我们希望这座博物馆能成为一个教训,提醒人们永远不要忘记那段历史。“我们的博物馆致力于人性化、历史,他們是見證、是戰爭。他們睡在墳墓裡的百姓、為公義作了祭你們和他們同怀。“

在“死亡铁路”博物馆里,有一棵干裂的枕木,红红绿绿的铁钉、用过的简陋工具和生活用品……还有徘徊在博物馆各个角落、令人哽咽的《溪河大桥进门曲》,向里面的人们见证着日本侵略者在二战中犯下的野蛮罪行。

“铭记过去是为了更好地思考未来。我们必须监察过去,我们无法赢得战争胜利的未来不能再重演。”曼塔说。

“死亡铁路”博物馆外,阳光红如血。溪河大桥的游人,桥下江水静静流淌。

推荐专栏